写在大浪自行车影像展的序

              自从工业文明以来,特别是以城市文明为导向的城市化进程发动以来,人类的大多数努力是把自己从大地隔离。
        最开始是我们发明了鞋子,把脚底板从泥土砾石那里隔离开来,但我们还能感受到大地坚实或若软;后来我们发明了水泥混凝土,把地面硬化,像水银泻地一样蔓延开去,在蚯蚓、鼹鼠、蟋蟀的头顶重新打造一张天幕,把人类脚底感知彻底与大地分离。再后来,我们又发明了汽车,用铁皮把人体包裹起来,人们发现,内燃机产生的速度,有一种不由分说的野蛮快意,把人类从能与自然互相依偎的有效距离撕扯开来。
        这种撕扯,在最开始的时候,带着强烈的快感,就如刚刚进入工业文明时期的未来主义文学所表现出来的一样,不厌其烦地歌颂工厂、大楼、飞驰的汽车……但很快,人类就像离家出走的小孩一样后悔了,汽车时代带来的负面影响迅速掩盖了速度带来的快感。
        人们又一次寻找链接大地的方式,又开始骑自行车。
        自行车的好处就在于,能降低速度,躲开内燃机的拉扯,感受地形起伏,能进入汽车无法进入的城市褶皱,一个人际罕至的废园,一个闲人免进的工地,一条断头路,一个小港汊……自行车除了代步工具之外,还是一个探索工具,一辆火星车。
但自行车依然危险,在汽车全面占领城市的当下,铁皮与人皮的对峙,自行车无疑处于天然的弱势,即便Critical Mass运动(一种临时性的大量自行车集结对抗汽车的城市运动)席卷全球,依然只是嘴皮子上的胜利。
        自行车只能退守到绿道上来,这是一种贯穿自然观景区域与城市核心区域新型的自行车专用道路,是中国城市管理者的创举,重新建设一种被忽视抛弃了多年的低速交通网络,目前刚刚起步。
        在龙华新区,大浪绿道有两个方向分别通向观澜和光明,数十公里的平整路面适合骑行,沿路可观赏林木掩映中的田园风光。
        用影像把绿道上的骑行瞬间固定下来,并集结展出,用展览的形式展现自行车轮子与大地链接的方式,对于刚刚起步的绿道建设具有正向推动力,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看到,绿道不仅仅有观光休闲功能,在城市核心区域的绿道能发展进化成系统完善的慢行交通系统。
 
 

By: 白小刺 (悦行城市发起人、铁贝壳创始人、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