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国际论坛 悦行城市获邀落户大浪

        欧洲城镇化的发展过程中,有一条贯穿始终的“多样性”脉络,从而拓展出村、镇、中小城市、大城市鳞次节比、各显千秋的城市生态系统。同美国城市另起炉灶不同,欧洲的城市化进程既需要尊重厚重的文化传统,又必须在传统之上寻求创新,而这也可为中国的城镇化提供参照。

        大浪是中国城镇化进程中的典型的工业型社区,同时又是移民社会的典型代表,双重身份的大浪在城镇化的过程中担当着一个异常重要及艰巨的角色,为提升大浪辖区内自行车运动知名度,宣传“时尚硅谷,生态大浪”社区文化特色,同时提升当地青工归宿感,幸福感,论坛以“第二届大浪自行车活力周”为契机,引各方专家学者,从城市更新到社会建设,共同为大浪及中国的城镇化发表意见,共看中国城镇化未来。参与本次论坛的嘉宾包括大浪办事处政府代表、港铁及其他企业家代表、来自本地、北京以及欧洲各国的学者代表、民间组织代表和青工代表。李程作为社会企业悦行城市的代表应论坛主办方邀请出席了会议,并籍论坛提问与与会者交流、更获得大浪办事处潘芸书记表态欢迎注册落户到龙华新区大浪街道。本次论坛主办单位为好人好事社会企业。

      论坛精彩观点摘录:
 
        “明确的共识应该说在这次论坛中已经形成:1)青年是财富而非麻烦,2)大浪是一个未成型城市、是正在城市化进程中的新城镇,给人启发的是这里有敢作为的政府、并因为各界在建设公民社会的努力而有可能由”后发”成为”先发”,从落后变为先进!”
                                               -张幼云 北京,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主任,曾为邓小平会见撒切尔夫人担任翻译
 
        “大浪淘沙,青年是金!有公民社会才有真的好城市。”
                                                   -李津逵  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城市化研究所主任研究员
 
 

写在大浪自行车影像展的序

              自从工业文明以来,特别是以城市文明为导向的城市化进程发动以来,人类的大多数努力是把自己从大地隔离。
        最开始是我们发明了鞋子,把脚底板从泥土砾石那里隔离开来,但我们还能感受到大地坚实或若软;后来我们发明了水泥混凝土,把地面硬化,像水银泻地一样蔓延开去,在蚯蚓、鼹鼠、蟋蟀的头顶重新打造一张天幕,把人类脚底感知彻底与大地分离。再后来,我们又发明了汽车,用铁皮把人体包裹起来,人们发现,内燃机产生的速度,有一种不由分说的野蛮快意,把人类从能与自然互相依偎的有效距离撕扯开来。
        这种撕扯,在最开始的时候,带着强烈的快感,就如刚刚进入工业文明时期的未来主义文学所表现出来的一样,不厌其烦地歌颂工厂、大楼、飞驰的汽车……但很快,人类就像离家出走的小孩一样后悔了,汽车时代带来的负面影响迅速掩盖了速度带来的快感。
        人们又一次寻找链接大地的方式,又开始骑自行车。
        自行车的好处就在于,能降低速度,躲开内燃机的拉扯,感受地形起伏,能进入汽车无法进入的城市褶皱,一个人际罕至的废园,一个闲人免进的工地,一条断头路,一个小港汊……自行车除了代步工具之外,还是一个探索工具,一辆火星车。
但自行车依然危险,在汽车全面占领城市的当下,铁皮与人皮的对峙,自行车无疑处于天然的弱势,即便Critical Mass运动(一种临时性的大量自行车集结对抗汽车的城市运动)席卷全球,依然只是嘴皮子上的胜利。
        自行车只能退守到绿道上来,这是一种贯穿自然观景区域与城市核心区域新型的自行车专用道路,是中国城市管理者的创举,重新建设一种被忽视抛弃了多年的低速交通网络,目前刚刚起步。
        在龙华新区,大浪绿道有两个方向分别通向观澜和光明,数十公里的平整路面适合骑行,沿路可观赏林木掩映中的田园风光。
        用影像把绿道上的骑行瞬间固定下来,并集结展出,用展览的形式展现自行车轮子与大地链接的方式,对于刚刚起步的绿道建设具有正向推动力,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看到,绿道不仅仅有观光休闲功能,在城市核心区域的绿道能发展进化成系统完善的慢行交通系统。
 
 

By: 白小刺 (悦行城市发起人、铁贝壳创始人、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