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微”自行车道引质疑

沈阳一条新近翻修后的马路上,自行车道还不到一米宽。因为太窄,被不少市民称为“微”自行车道。交警方面则表示,道路施划是根据具体道路情况而定,会在观察后考虑是否需要改进。

  路遇“微”车道,自行车“接龙”通过
  11月26日一早,沈阳市民刘先生骑着自行车去看亲戚。他顺着和平大街一路向南行驶,渐渐地发现脚下的路越来越“难走”了……一开始,他还可以和其他同样在路上的自行车并排骑行,后来他渐渐地靠到了一旁并排通行的自行车上,再后来他只能和身旁的自行车汇成一排,车头接车尾地在车道内“接龙”,速度也越来越慢。“路越骑越窄了。”刘先生发现,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情况,是因为自行车道逐渐在变“瘦”,在不到一米宽的自行车道上,自行车只能车头接车尾地排成一竖排。“画自行车道是好事,但是路太窄反倒不方便了。”刘先生觉得这样的规划似乎并没有带来多大的方便。
  车道太窄,不少自行车抢占机动车道
  昨日17时,记者驱车从和平大街一路由北向南行驶。一路上,道路两旁的自行车道足有两米左右宽,但当采访车行驶进砂阳路到南二环之间的和平南大街路段时,路面自行车道突然“瘦身”了。记者看到,在双向四车道的马路两旁,两条各约1公里左右长的自行车道延伸向远方。在不到一米宽的车道上,不时出现的自行车标志,显示着该区域为自行车行驶车道。
  由于车道狭窄,一旁的路边石又高出地面,这让不少骑车市民无法将车骑上人行道。一些性急的市民干脆将车骑到紧邻的机动车道上,与路上行驶的机动车抢地方。
  17时30分,一辆244公交车正常进站,直接将自行车道完全压在了车下。为了绕开进站的公交车,骑车的市民不得不纷纷插进了由北向南的机动车流。记者拦下了一位在机动车道骑车的市民,他说也知道这样危险,“可没办法,这地方(机动车道)宽绰。”
  周围市民介绍,该路段是在10月份翻修完工的,随后施划的道路标线就将该处自行车道画成了现在的宽度。由于车道太窄,自行车没少挨机动车“欺负”。多数市民表示,他们也是迫不得已才骑到机动车道,很多市民担心要是和机动车发生事故,这责任到底怎么判。
  交警部门:观察后将考虑是否重新规划
  昨日,记者从交警部门了解到,对于道路施划行车道并没有严格的规则,“往往都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在安全的前提下保证通行量。”交警告诉记者,施划时公交车道一般在3米左右,机动车往往在2.8米左右,自行车道往往在1.5米到2米左右,施划时往往以机动车为主。
  对于和平南大街自行车道过窄的问题,交警方面表示也注意到了该处的情况,“路面也是道路公司设计时安排的尺寸。”交警表示,和平南大街本身道路并不宽,中间的隔离带又占据了一定的宽度,为了保证机动车通行和实际测试了该地区自行车流量后,才这样施划的。
  “一开始我们考虑不施划自行车道,但混行后更加混乱才这样施划的。”交警方面称,这么施划也是在尽最大的努力使道路达到更大的交通通行流量,但针对该路段出现的实际情况,警方会具体观察后考虑是否需要重新规划。

悦行评论:

当一些城市在积极设法改善自行车和行人行路难问题的同时,另一些城市却出现将自行车逼上机动车道,自行车和行人行路越来越难的状况。沈阳出现这样的情况,更多说明城市管理部门头脑里往往以机动车优先,缺乏改善自行车和行人行路难的意识,说严重点、只要政府部门一天对社会占多数的弱势群体的行路难问题视而不见,促进民生与社会进步就是一句空话。

北京:普查自行车道人行道 “先易后难”整治

根据新京报记者报道,北京市交通委今年9月表示,为改善城市道路自行车和人行系统通行环境,今年对全市386条、1401公里市管城市道路的自行车道和人行步道进行了普查,将按照“先易后难”,逐步实施自行车道及人行步道整治工程。

针对北京部分道路未设专用自行车道及自行车道被占的情况,市交通委路政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加强路况的交通管理,在应该停车的地方采取限时分段的停车方法,并对整个道路的划分进行细致规划,混合路段在保证自行车出行的条件下对路段重新划线。此外,还要根据道路两侧地形、地貌和建筑物的具体情况,尽可能对自行车道拓宽。

北京市交通委今年对全市386条、1401公里市管城市道路的自行车道和人行步道进行了普查,目前正在组织城六区交通委开展区管城市道路普查工作。在情况普查的基础上,将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结合疏堵、大修工程,分不同情况,逐步实施自行车道及人行步道整治工程。据市交通委介绍,为充分发挥路网集散作用,两年来,市交通委、委路政局和各区政府共同推进微循环道路58项,目前已完工27项,其余31项力争于2013年前完成。

今年将实施麦子店西路、郭公庄路中段等11项微循环道路。除重点考虑学校、商务区等拥堵点段外,还将有计划地进行由线到面的集中安排,使局部地区微循环道路路网在2至3年内得到完善,局部区域交通拥堵得到缓解。另外,今年已完成官园桥北出入口改造、上地信息环岛改造常规疏堵工程等49项。

悦行评论:

我们乐见北京市交通委在对行路难(更多见于自行和人行)进行普查后采取策略,改善自行车道和人行步道的积极利民举措。更多城市管理部门应该采取类似举措,不要对弱势群体的行路难问题长期视而不见,应积极行动起来、促进民生与社会进步。

深圳:新推道路交通运行指数

深圳市交通运输委最近通过官网和媒体发布深圳道路运行指数。据交通研究中心(SUTPC)负责人介绍: 深圳道路运行指数(简称深圳市交通指数)计算利用了全市14000余辆出租车的实时GPS数据(包含车速、位置等),相当于每天有万余辆车不断地在全市各条道路上巡回,持续发回调查结果,相比人工调查等传统方法在覆盖范围和准确性上优势明显。利用出租车GPS数据,能够计算各条道路、各个片区以及全市路网的平均车速和出行时间。

  通过实地调查和专家评分,官方管理技术部门将建立出行时间与交通指数的换算关系模型,这样由点及线、由线及面,一步步推算路段、关口、片区以及全市等不同空间范围的交通指数并予以发布,具有相对稳定可靠的优点,能够较好地贴合人们对实际路况的主观感受。

悦行评论:

我们注意到,随着城市出行拥堵状况的不断加剧,市民对道路畅通状况信息越来越渴望知情权,深圳市交通运输委最近通过官网和媒体发布深圳道路运行指数正是响应这一民生需求的积极举措。相信人们对不久前的十一长假期间东部沿海地区的出行拥堵状况记忆犹新,我们周围一些朋友已经用起网络工具事前判断东部沿海高速各路段的车行状况,中国移动适时推出的”悦行100″指数,百度推出的高速实时路况直播都极大帮助了人们及时了解路况决定出行方式和方向,对缓解道路出行压力起到良好效果。深圳交通运输委借鉴和学习国内外先进城市经验和科学办法,把过去只有少数人掌握和”垄断”的城市交通数据和信息公之于众,是一件大好事,市民乐见更多管理部门采取类似亲民举措,促进民生与社会进步。

官方消息来源及衍生阅读请猛戳这里

为什么“悦行”-兼艺术装置「直到这天」作品说明

撰文/摄影:李程

和很多每天忙碌奔波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一样,城市通勤多数时候我依靠汽车,但只要一有机会、我更愿意从车尾箱取出已经陪伴我6年的STRiDA折叠自行车来作短距离代步工具—屁股决定脑袋的说法一点不假:因为坐骑经常更换,便有机会因为交通工具的选择、从司机与行人两种不同角度来看待问题。

机动车司机与在马路上抢道的骑车人之间关系通常是对立和不愉快的,前者一般视后者为麻烦制造者。但人们很少去认真考虑骑车者为什么要自不量力与汽车争道。当我有一天从单车上摔下来的刹那我突然明白了原因:正快乐地骑行,却不料被高企的马路牙子狠狠的绊一跤(最近我还听说景田18楼眼镜铺靠骑车送货上门的李铭兄也同样为此付上了绑一个月石膏绷带的代价——而他准备和不作为的“相关政府职能部门”打一场官司的想法最后也不了了之,这让人想起唐吉柯德和风车的战斗)。因为对赶路的骑行者,与行人混在一起一摇三晃走走停停,或者隔三岔五下推车行走并不是更好的选择。所以,选择以卵击石上机动车道,更多时候是因为城市让自行车无路可走。

自行车无路可走,但每天依靠它通勤的普通劳动者却不能不走,对生活在底层的人们来说、甚至需要为节省一块两块钱的公交车费而起早贪黑、远途跋涉。

但有些时候单车也竟然成为马路杀手。相对于混行在人行道上的单车,行人则是弱者——-我曾亲眼目睹刚刚从公交站台出来准备横过人行道的老太太被突如其来疾驰而过的单车避让不及撞倒送院的街头悲剧。强弱的相对性,是根据出行工具选择的不同,就像我自己:常常在步行者、骑行人士和机动车司机三种角色之间转换。但对每天依靠单车通勤的人们来说选择则十分有限!

友善的城市应该是一个悦行的城市, 合理的通勤解决方案应当兼及效率和公平—–为每种出行选择都留有余地,提供应得的安全保障。就这一点,我们的城市显然还差得很远,非悦行城市需要我们每个人为之埋单。如果重视步行和单车友好的城市慢行系统规划和建设,我们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钥匙。这不仅需要市长,城市规划者和管理者深思,也值得我们每个人思考,改变—-或在你出门的那一刻开始。

景田:汽车也骑上人行道

2007年的时候,建筑师孟岩、刘晓都,城市规划师和技术官员城道(微博名)等诸位先生开始以自行车作为出行工具并将感受撰文分享。受此启发我也开始了同样举动,并在初尝好处以后写了一篇短文,题目就叫:悦行城市和我们的理想。这篇博客吸引了同样生活工作在景田的一带的白小刺朱磊等几个好朋友-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悦行城市和公共自行车计划。

和我一样住景田的白小刺比我更常以自行车出行,他骑着他那辆Strida的样子被记者形容为”好像在强奸一只鸭子”。小刺和他的”鸭子”比我更为深刻地体会过屡屡被大厦和地铁保安人员拒之门外的经历。经过煞费口舌持之以恒的坚持和争取,如今包括地铁在内-折叠车可以去到的范围越来越宽广,骑行者的境遇也已经大大改善,这其中或许就有悦行者白小刺的功劳。在07至08年里,悦行促进会作为一个通过自己创意实践并身体力行来向社会发声的NGO团队非常活跃,给了很多有心关注城市出行问题的朋友们以极深印象, 后来因为2008年汶川大地震以后悦行促进会将精力转移和投入到土木再生的灾后重建工作而一度淡出人们的视野。

南油:人行道上画两根白线即变身单车道(盲道也被划入单车道)

一星期前的一天下午, 我举着牌子站在香梅市场门口,几个小时以后便随机收集到5辆旧单车,它们分别来自学生、餐厅服务员、退休教师、小区保安和家政工人。每部单车其实都铭刻着与它主人的一段岁月-在我的观察里,这构成了我们社会的缩影。如果你愿意用身体去感知,你可以从这些破旧单车车轮的呻吟抑或刹车片的嚣叫声音中聆听到日常生活的点滴故事-对于你或许只是怀旧与消遣,但对于另一些人却都是正在发生的日常生活。

广州:新型斑马线上行人和自行车分流

新快报讯

       熙熙攘攘的斑马线上,人与自行车混杂在一起,既不安全,也不利于快速通过。昨日,记者从第十三届国际植物园协会大会上获悉,明年起,广州将在全市推行新型斑马线,将人和自行车分流。
  目前该新型斑马线已经在广州金沙洲、萝岗科学城以及白云新城试行,明年起将在广州全市推行。和以往的斑马线没有区分人和自行车不同,新型斑马线分设了人行道和自行车道,行人从人行道上通过,自行车则从自行车道通过,这样人车分开,通过效率将有所提高。

悦行评论:

治患在疏不在堵,大禹治水的道理中国人一般打小都了解,但遗憾的是我们发现现实是很多时候我们的做法恰恰相反。广州推新型斑马线算是真正把这个简单道理运用于实际生活中的好例子—其实就那么简单!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人行道上单车与行人道混杂令到悲剧和纠葛频发的现实,例如在深圳,包括深南大道在内的大多数主干道上,单车道仅仅是画在人行道上的两根白线而已—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更有不少地方,竟然将盲道划入了单车道!!其实,真正把服务理念运用于城市管理,方便人而不是方便管理者自身,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深圳:正制定城市慢行系统与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规划

深港委署规划联席会议11月12日在规划大厦召开。(图片来源: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官方网站)

规划联席会议首先通报了2011第二次深港委署联席会议纪要。随后,按照双方会前的沟通和约定,双方通报了近期重要规划研究工作,分别包括深圳北站和周边地区规划、香港石矿场的规划与修复、深圳市慢行系统与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规划、边境禁区土地规划研究成果介绍。围绕各项规划成果的规划思路、创新模式和未来发展方向等具体问题,与会人员结合各自工作实际进行了深入细致的交流。会议最后还通报了双方工作人员交流情况以及约定了下一次联席会议的时间等内容。

悦行评论:

晚走一步胜过原地踏步,号称先锋城市和设计之都的深圳在城市慢行系统与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规划方面虽然比起杭州等城市略微晚走一步,但5年来在深圳城市局部地区例如华侨城,蛇口和盐田等地区也已经先后有成功常试,后发优势应当在最近这次深港委署规划联席会议所拟定的报告中以及未来实施中得到体现,让我们对作为悦行城市发源地的深圳美好出行愿景充满期待!

打的:微信预约,支付宝收费?

(文章来源:www.ifanr.com )

当我们关注着私家车召车服务 Uber 在纽约的遭遇时,当我们谈论 Square 等平台在国外得到广泛应用时,国内民间的智慧已悄然将手机上的本土应用实践到市场中。

据网易报道,今年 10 月底,杭州的哥袁法宝和 100 多名司机组成一个“杭州出租车预约微信车队”,并开通了网站。乘客可以通过微信预约的士。袁师傅还开通了支付宝付费服务。当乘客打的碰上零钱不够的情况,乘客可以直接将车费“打进”袁师傅的支付宝中。

这个月,成都的哥沈小龙也进行仿效。此前,他曾因一女乘客借口回家拿车费而一去不返,无奈之下将她的照片放网上“人肉”。“人肉”当然不可取,但赔钱的事没人会做。据成都商报报道,为避免出现类似的事件,沈师傅也取经杭州模式,支持支付宝付费打的。

尽管三天里,成都支付宝付费打的只有四笔,但的哥们很看好这种模式,认为这比“乘客付现金,我再找零钱给他的时间还快。”未来一周内,“成都出租车预约车队”的 20 余辆车将全部支持支付宝付费。

而利用微信预约,乘客忠诚度也很高,杭州袁师傅表示:“我一个人的微信中就有 600 人左右的回头客。”

昨天,支付宝交易额达到 191 亿元,其中天猫占 132 亿元,淘宝占 59 亿元,这让人惊叹的同时,也有人冷笑:看吧,这个支付平台就是自个儿玩。能否得到延伸,这是任何支付平台寿命的关键。

的哥们这一创举看似与 Uber、与 Square 类似,但却证实了移动支付的可行和发展空间。作为国内支付平台龙头的支付宝,如果能得以应用,其实力也不容置疑。

不过,Uber 败走纽约仍为我们提了个醒:怎么在运用智能设备创新的同时,遵循原有社会监管系统,取得两者间的平衡?这不,10 月底,纽约初拟出租车应用监管规则。

愿中国的出租车应用一路顺风!

(致文章原作者:若对本站引用文章有异议,请联系我们撤消转载)

悦行城市作品”直到这天”将在本月”平”主题当代艺术展露面

11月20日,悦行城市发起人李程作品”直到这天”将在本月华侨城OCT北区举行的”平”当代艺术微展览露面。

“直到这天”

是一件鼓励观众参与体验的行为装置: 5部”有故事”的单车等着与您一道环游OCT。作者希望透过平面二维码在虚拟世界与个体间建立联系,激发身体以及精神上的体验—简言之:直到这天,当屁股塌在同一个自行车坐凳上,一个人通过这种行为与另一个人建立超链接,一个故事在另一个故事里得以延续…..当然,体验者须通过二维码开启那个超链接。

作品背景:

 Bedbikecity | 悦行城市,由2007年起发源于广深地区的悦行促进会(NGO)所提倡,旨在通过一系列创意实践并身体力行来向社会发声,在中国城市推动普及两点基本主张:路权平等和绿色出行。

展览地点:华侨城OCT北区@意境味觉 艺术餐厅

预计展期:11月20日~12月20日

i-HangZhou,爱杭州!

10月30日,杭州在主城区220平方公里范围开放2000个免费WiFi无线网络站点供市民和游客免费接入互联网。

  据浙江日报报道,“每个站点所提供的接入带宽为54兆,可满足15个用户同时使用,每个用户使用带宽可达2兆,无流量限制。预计2013年底,杭州室外WiFi网络免费开放的站点将达到3000个,并对平板电脑以及电脑终端免费开放(华数集团副总裁赵志峰)。明天杭州经信委还将在官方网站上公布此次2000个站点的分布位置。”

悦行评论:

这项给力的惠民政策与同样深受好评的杭州政策—公共自行车一样开始于2007年—也正是在同一年,悦行城市的主张也在广东深圳发端,并在最初的设想中也正包含了无限城市的互联网悦行愿景,区别则是一个官方大力推动实施,一个则是由民间NGO促进的小范围试验和努力—-5年过去,公共自行车在两个城市的应用效果也大相径庭。

今天,悦行促进会十分赞赏杭州市政府敢于连续并且成功地在两件公共惠民政策上吃螃蟹的施政理念!在今天常常流于宏大叙事而碌碌无为的中国行政体制框架下,推动这两项政策得到实施的杭州市政府和民间人士应该被市民所感念,这样在民生上有所作为的地方政府值得被传颂和嘉奖。

i-HangZhou—杭州在这个冬季推出的免费WiFi无线网络项目就像杭州2007年推出的公共自行车项目一样,让我们多了一个爱杭州的理由!杭州,是当下中国最当之无愧的悦行城市!

延伸阅读:

报道在这里: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这里有一篇文章“无线城市-杭州之免费Wifi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