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盖与文化【1】:由井盖读懂日本

以下文章为本站转摘:
在我们这儿,井盖好比是城市的裤裆拉链,有的只是功能意义上的遮羞,谈不上任何形式上的审美,而且还常被破坏分子偷偷揭开。相比起来,一些国家的井盖就要有趣许多,比如日本。在日本的每一座城市、每一个小镇都有着独一无二的井盖,图案设计五花八门,虽然是小小方圆,日本各地政府都绞尽脑汁为井盖大做文章。据说全日本有1540种图案不重复的井盖。于是,“寻找不一样的井盖”也成了日本旅行中的一大乐趣。
有多少故事,就有多少井盖在日本,井盖简直是一座城市的名片。上面的图案会告诉你这个城市什么最著名,什么最好玩,或者这座城市的历史故事。在日本1780个自治市里,就有95%个城市采用了设计独特的井盖(其余5%则套用现成的模板)。其中约一半以上都是采用植物、树木、官方花卉作为图案,另外,动物、鸟,以及名胜美景、历史故事也常被作为设计题材。

比如,作为历史名城的大阪是赏樱的热门地,大阪的井盖上描绘的就是樱花怒放的盛况。富士山脚下的静冈县有着数十种以富士山风景为主题的井盖设计,有富士山和樱花的组合,也有富士山和漂亮姑娘的组合。长野县有一条富有北国风情的街道,被评为古建筑保护群,他们的井盖上就是小桥流水、古楼林立。京都和奈良是千年古都,井盖则自然以数不胜数的寺庙、神社为题材,不仅画面构图妙趣横生,创意构思也非常有趣。在奈良还有一组“寓言故事”的主题井盖,就描述了以前的人们如何开掘温泉,享用温泉的故事。有的地方还将土特产或手工艺品作为设计图案,比如北海道函馆市盛产墨鱼,井盖上就是三只跳舞的墨鱼娃娃。饭田市盛产苹果,井盖上3个红艳艳的大苹果,让人一目了然。
 我见过的井盖中,难度最大,要数雕刻传统仪式或庙会的。古河市的井盖图案是每年夏天举行的焰火大会,直径60厘米的圆盖上既有海滩、游船,又有各色焰火,刻划入微,光是颜色有7种,如此花哨的井盖简直堪称一绝。最有趣的是将漫画人物做为城市代言人的井盖。创作名侦探柯南的漫画作家出生于大荣町,是当地人的骄傲。据说井盖上的柯南就是作家亲自设计的。
最难得一见的,是临时发行的纪念井盖。比如,1990年的“万国花卉博览会”在大阪举行,当年的井盖设计就是几个花仙子飞舞的样子,十分可爱。
日本井盖,细节细节再细节  日本人细节起来,能让人抓狂。看似平凡的小井盖,到处都是细致入微的考量。

  比如花纹的禁忌。据说井盖图案的设计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一般来说,日本井盖不可采用真人图像。无论多么引以为傲的伟人,被踩在脚下恐怕也有些失敬吧。同理,虽然名胜古迹常被使用,但国宝级的神社或寺庙却很少出现。
除了图案的设计,日本井盖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优点,比如,在很多国家,井盖是城市的一大噪音源,因为井盖和路面贴合不紧,使得车辆压过井盖时会发出难听的噪音。但是这一问题在日本得到了很好地解决。在20世纪70年代,由于市民对噪音的抗议,制造商改进了井盖的造型,将原来的圆柱形该成了圆锥形,及将厚度方向的垂直面改成一定倾斜角度的斜面,这样增强了与路面的吻合度,成功解决了噪音问题。
不同形状的井盖用途也有区别。比如消防栓的井盖大多是方形,上面刻有消防队员的卡通图案。不同的花纹还有利于明确各行政主体的管辖范畴。市和区、町各级别政府管理的下水道,在井盖上分别采用市花、区花、町花,一旦需要维修,立刻就能识别责任主体。如果是私家用地的下水道,则会在井盖上标有“私”字,以示区别。
日本是个自然灾害频繁的国家,住宅区附近都设有“紧急避难场所”。有的避难所周围的井盖上,除了用箭头指示方向外,还涂上颜色,黄色箭头表示离避难所200米以内,红色则为100米以内。最近,有些地区还在井盖上装上卫星定位系统。像这种“路标”功用的井盖在东京都也能看到,这些井盖中间刻有四四方方的菱形,菱形的4个角分别写有地名,为路人指示前进的方向。也许是东京容易让人迷失吧,连井盖也充当了向导。
我和一日本朋友聊天时还突发奇想,或许可以发行一套以“日本井盖”为主题的玩具或者文具,说不定能受到井盖粉丝儿们的追捧——日本不少年轻人热衷于收集井盖图片,类似于我国的文艺小青年们在豆瓣上发布一个召集令,组织以井盖为主题路线的城市暴走计划,寻宝一般,找到一个拍一张照片,最后一定要在网上晒出来分享。但要收集齐全1540多种不同图案的井盖照片,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链接:日本井盖发展史 日本东京有一个半官方的“井盖协会”,是由32个公司组成的,专门负责保护及研究全日本的井盖的机构。根据他们的研究资料表示,设计并制造这些时尚个性井盖其实是近现代才有的事。日本虽然早在2200多年前的弥生时代就出现了第一代“排水及灌溉”系统,但现代意义上的“下水道系统”是直到19世纪在外国专家的协助下建造的,在当时,这种简单圆形设计的井盖被广泛地使用,也就是现在所看到的造型。
到19世纪50年代末,东京等大城市的工程师改善了井盖的表面纹路,增加了一些凹凸图案设计,当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增加防滑作用,因为在梅雨季节,摩托车、自行车在井盖上滑倒的事故屡有发生,而增强表面摩擦力不仅很好的解决了问题,还更加美观。所以这些工程师把这样的井盖带到了其小城市和地区,所以至今在一些小城镇里还能看到写有“东京设计”或者“NAGOYA设计”的井盖。但是“在井盖上使用漂亮图案”这一优良传统是在19世纪80年代,由一个叫Yasutake Kameda的日本人开创的。Yasutake Kameda是当时日本国家建筑事务所的一名建筑设计师。在那时,日本的城市下水道系统和现在的中国情况类似,成本昂贵,却毫不显眼,为了让这项庞大的“政府工程”受到更广泛的民众关注和普及,Yasutake Kameda想到了“让井盖表面更加视觉化,更加吸引眼球”的主意,因此,他鼓励各个城市、乡镇和农村自行开发具有本地特色的井盖设计。渐渐地,个性井盖在全日本流行起来。直到今天,还出现了很多的“井盖粉丝团”,他们成立自己的组织、网站、论坛,其狂热不亚于对动漫、流行音乐的追逐。
来源:新华网作者不详

通勤利器②:自行车导航之“锤子”

悦行点评:

虽然设备名字起得有点古怪,但确实很形象,并且必定大大方便野外骑行爱好者。我们认为:对于使用速度稍慢却更便利的都市通勤自行车STRiDA的上班族更将是如虎添翼!

原文如下:

在堵车日渐频繁的今天,想在都市里穿行无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公交地铁太挤,私家车路上又经常堵,相比之下,自行车是件又自由又不怕堵的交通工具,但骑自行车缺少导航系统,如果用智能手机导航的话,就得要么停下来,要么在车上看,这样都不方便也不安全。由锤子导航(Hammerhead Navigation )开发的这款T型设备可以很简单地解决这个问题。

这款导航仪叫锤子,固定在自行车车把上,左右两边各有LED灯,当自行车遇到路口需要转弯时,就会用LED灯指示你往左还是往右转。它会连接到一个智能手机应用上,接收导航信息,而且会不断地刷新自行车的GPS位置。“锤子”会提醒你剩余路程还要多长时间,还有最近的停车地点。

这一装置可让用户专心骑车的同时使用智能手机的导航。

续航

据锤子导航在网站上称,和“锤子”连接的智能手机在跑相应的应用时拥有约5小时的续航,而“锤子”本身则有20小时的续航,充电用的是micro USB接口。

存在的问题

尽管锤子导航仪这种硬件很具有创新,但导航更需要准确性,这可能成为它最大的弱点。这款设备只能和特定的一款iOS和Android应用配对使用,而这款应用仅依赖众包路线,虽然用户可在出发之前把路线准备好,但这显然没有使用Google 地图的导航信息方便。不过即便如此,这款导航仪也比把智能手机固定到车把上当导航要安全得多。锤子导航在众包筹资,目标是30天内筹到145000美元,文章发表时(2013年9月13日)已筹集约22000美元。(消息来源:leiphone.com)

其他消息源:

设备将于 2014 年 6 月发布,售价 85 美元。(消息来源:ifanr.com)

点击看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A4NDg1NTU2.html

STRiDA—城市通勤神器

对一座城市的印象,取决于你和它接触的方式。

我在北京生活的时候,它还没有“帝都”这个称号,我也不会开车,游走城市基本是靠两条腿,慢速游走,是像素级别的城市观察,就像摄影师傅用64的小光圈,长时间曝光所形成的图片,有非常深邃精美的回忆景深。

我一度好奇中南海要员们对北京这座城市的印象是怎样的,在我对他们的想象中,他们永远只走在城市的主干道上,坐在汽车里面,高达步行十倍以上的速度,严肃凌冽的目光扫射城市。最后能留在底片上的,只有浅浅的一层景深。不过听说最近他们也能深入到包子铺去吃三鲜包子了,打破了我对他们的想象。

但用两条腿走路,速度还是有点慢,最好有一辆自行车,用4倍步行速度来漫游城市,随时停下来,随时起身就走。但也有问题,如果碰到那家火热的包子铺,需要远远地把自行车锁好,然后去吃他们的水煎羊肉包子配保宁醋,等你买单走人回到锁车地方时,发现只剩一个自行车锁头在那里。
有没有这样一种交通工具:它轻便,快速,自由,我可以骑着它漫游在城市的各条小巷和大路上,碰到那家火热的包子铺,想吃荠菜馅的包子,就直接把它塞在餐桌底下,吃完像拎起双肩包一样把它从桌底下拖出来,继续漫游。傍晚时分,朋友约饭,在城市另一头的鸡汁鲜肉包子铺,离我的坐标位置还有8公里,怎么办?我可以像推行李箱一样带它进入飞驰的地铁车厢,奔赴远方目的地。甚至在夜半时分,被窝里的老婆突然想吃余鼎记香软麻蓉包,我又顶着深夜寒气、凌风一抖(在深夜找不到的士车时),一辆金光闪闪的坐骑“咴咴”出现,硬生生从三公里外带回三个热气腾腾的玫瑰豆沙包。
这样的坐骑,已经不是自行车,而是一个城市精灵,它像“封神榜”里的避水兽,助你奔走三界五行。
在每一个大都市地区,渴望自由的人,都会有类似于我这样的想法。
三十年前,1984年,Mark Sanders还是一个学生,他生活在高度城市化的英国伦敦地区,他也有我这样的想法,因为他学的是工业设计,所以当他还在皇家艺术学院上学的时候,就已经把这辆自行车设计出来了,取的名字叫STRiDA—–多么牛逼的名字啊,二十年后乔布斯也把他发明的产品名字中的“i”字小写。
2007年,我第一次骑这款车,真是一头畅行城市的避水神兽啊,在各种对自行车Say No的场合,我把它轻轻一折、变成了一个是是而非的装置,在安保大哥惊疑未定愣神一刻,我已坦然登堂入室。当时我骑的是山寨STRiDA,大陆尚未有行货发售,我心里有个默默的愿望: 以后我来代理这款折叠车。
人生不能轻易许愿,一不小心就被实现。
2014年,悦行城市正式成为STRiDA在深圳地区的总代理,今年,我们将会推广这款神奇的折叠车(微信号:zhedieche)。以前,我们尝试用社会活动和艺术装置推广绿色出行、路权平等,今年,我们将用商业的方式来再上层楼。
“通勤利器,避水神兽,STRiDA—-它真的会带你去女友的心里。”

( 文章作者: 白小刺)

伦敦拟巨资建造空中自行车快速通勤道 委托著名建筑师诺曼·福斯特规划设计

据近日BBC等新闻媒体发布的消息,伦敦拟投巨资建设自行车专用高速公路网络,以方便人们骑自行车通勤。建筑师已经提出相关方案,预计建成时间将花费20年。 这项名为“空中自行车道”(SkyCycle)的自行车高速公路网,由英国著名建筑师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负责设计。

敦拟投巨资建设自行车专用高速公路网络,方便人们骑自行车上下班。这项名为“空中自行车道”(SkyCycle)的自行车高速公路网,由英国著名建筑师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负责设计。

根据他12月29日公布的这项规划方案,路网总长219公里,有总共209个出入口。第一阶段建设将从伦敦东区开始通往利物浦街火车站(Liverpool Street Station),耗资将超过两亿英镑。如果计划获得批准,将在现有的铁路上方建造10条自行车高速路,预计将花费20年完成。这项计划将送往投资各方进行咨询,然后提出申请。福斯特说,骑自行车是他最喜欢嗜好之一,特别是和朋友结伴骑车旅行。
“我认为,能够步行和骑自行车的城市要比只能开车的城市更加宜居。”
福斯特说,“为了改善伦敦居民的生活质量,鼓励新一代人以自行车代步,我们必须确保安全。”
“但是,伦敦的街道是隔离汽车和骑车人的最大障碍,发展空间实在太小。”
“SkyCycle方案是采取非常规的设计方法在拥挤的城市中找到空间。通过在城市铁路上空建设通道,可创造出世界级安全、不受车辆干扰的自行车道,而且路线对于通勤者来说非常理想。”
福斯特最初开展的研究显示,这个系统容量大,成本要比建设新的道路和隧道低许多。
根据福斯特的方案,在铁道上方修建的高架道路约三层楼高,沿途设有209处斜坡引道上下。
开发团队估计,每条路线每小时可容纳12000辆自行车,高峰时段整个路网行车容量可达40万辆,将缩短通勤时间29分钟。(来源:Mailonline  翻译:佚名)

城镇化国际论坛 悦行城市获邀落户大浪

        欧洲城镇化的发展过程中,有一条贯穿始终的“多样性”脉络,从而拓展出村、镇、中小城市、大城市鳞次节比、各显千秋的城市生态系统。同美国城市另起炉灶不同,欧洲的城市化进程既需要尊重厚重的文化传统,又必须在传统之上寻求创新,而这也可为中国的城镇化提供参照。

        大浪是中国城镇化进程中的典型的工业型社区,同时又是移民社会的典型代表,双重身份的大浪在城镇化的过程中担当着一个异常重要及艰巨的角色,为提升大浪辖区内自行车运动知名度,宣传“时尚硅谷,生态大浪”社区文化特色,同时提升当地青工归宿感,幸福感,论坛以“第二届大浪自行车活力周”为契机,引各方专家学者,从城市更新到社会建设,共同为大浪及中国的城镇化发表意见,共看中国城镇化未来。参与本次论坛的嘉宾包括大浪办事处政府代表、港铁及其他企业家代表、来自本地、北京以及欧洲各国的学者代表、民间组织代表和青工代表。李程作为社会企业悦行城市的代表应论坛主办方邀请出席了会议,并籍论坛提问与与会者交流、更获得大浪办事处潘芸书记表态欢迎注册落户到龙华新区大浪街道。本次论坛主办单位为好人好事社会企业。

      论坛精彩观点摘录:
 
        “明确的共识应该说在这次论坛中已经形成:1)青年是财富而非麻烦,2)大浪是一个未成型城市、是正在城市化进程中的新城镇,给人启发的是这里有敢作为的政府、并因为各界在建设公民社会的努力而有可能由”后发”成为”先发”,从落后变为先进!”
                                               -张幼云 北京,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主任,曾为邓小平会见撒切尔夫人担任翻译
 
        “大浪淘沙,青年是金!有公民社会才有真的好城市。”
                                                   -李津逵  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城市化研究所主任研究员
 
 

写在大浪自行车影像展的序

              自从工业文明以来,特别是以城市文明为导向的城市化进程发动以来,人类的大多数努力是把自己从大地隔离。
        最开始是我们发明了鞋子,把脚底板从泥土砾石那里隔离开来,但我们还能感受到大地坚实或若软;后来我们发明了水泥混凝土,把地面硬化,像水银泻地一样蔓延开去,在蚯蚓、鼹鼠、蟋蟀的头顶重新打造一张天幕,把人类脚底感知彻底与大地分离。再后来,我们又发明了汽车,用铁皮把人体包裹起来,人们发现,内燃机产生的速度,有一种不由分说的野蛮快意,把人类从能与自然互相依偎的有效距离撕扯开来。
        这种撕扯,在最开始的时候,带着强烈的快感,就如刚刚进入工业文明时期的未来主义文学所表现出来的一样,不厌其烦地歌颂工厂、大楼、飞驰的汽车……但很快,人类就像离家出走的小孩一样后悔了,汽车时代带来的负面影响迅速掩盖了速度带来的快感。
        人们又一次寻找链接大地的方式,又开始骑自行车。
        自行车的好处就在于,能降低速度,躲开内燃机的拉扯,感受地形起伏,能进入汽车无法进入的城市褶皱,一个人际罕至的废园,一个闲人免进的工地,一条断头路,一个小港汊……自行车除了代步工具之外,还是一个探索工具,一辆火星车。
但自行车依然危险,在汽车全面占领城市的当下,铁皮与人皮的对峙,自行车无疑处于天然的弱势,即便Critical Mass运动(一种临时性的大量自行车集结对抗汽车的城市运动)席卷全球,依然只是嘴皮子上的胜利。
        自行车只能退守到绿道上来,这是一种贯穿自然观景区域与城市核心区域新型的自行车专用道路,是中国城市管理者的创举,重新建设一种被忽视抛弃了多年的低速交通网络,目前刚刚起步。
        在龙华新区,大浪绿道有两个方向分别通向观澜和光明,数十公里的平整路面适合骑行,沿路可观赏林木掩映中的田园风光。
        用影像把绿道上的骑行瞬间固定下来,并集结展出,用展览的形式展现自行车轮子与大地链接的方式,对于刚刚起步的绿道建设具有正向推动力,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看到,绿道不仅仅有观光休闲功能,在城市核心区域的绿道能发展进化成系统完善的慢行交通系统。
 
 

By: 白小刺 (悦行城市发起人、铁贝壳创始人、摄影师)

悦行城市出席广州拜客沙龙922无车日活动

悦行城市应广州拜客NGO邀请,出席本月14日在广州举行的922无车日沙龙活动,李程、夏靖等人将代表悦行团队抵现场参与活动,并且李程将作主题演讲分享及与现场人士互动,一同出席的演讲嘉宾还包括英国驻广州总领事馆总领事Mr.Morgan,广州旭日公共单车公司合作者蒋平。广州市现代快速公交与可持续交通研究所马江楠,以及广东省与人公益基金会和大行(深圳)科技有限公司的代表也将做为嘉宾出席。

活动地点在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97号T.I.T创意园创意大道6号首发空间,时间为2013年9月14日(周六)下午14:30—17:00

嘉宾及沙龙主题内容简介:

Morgan,英国驻广州领事馆总领事。“官衔就像个镀金的笼子,把他们与大众的普通生活隔离开来。”厌倦公务车出行的摩根坚持每天骑着普通单速单车到“63层”上班,无惧广州不乐观的交通状况和灰霾日晒天,甚至想过跟司机租个双人车去进行公务拜访。为了安全他特地买了头盔,但平日里更喜欢戴着草帽简朴出行丈量广州。摩根说骑车就像快进电影,能在新旧建筑间穿梭体验社区感。

李程,职业经理、建筑评论人。2007年与白小刺、朱磊、徐帅等人创立发源于广深地区的悦行促进会(NGO),现称“Bedbikecity悦行城市”,主张路权平等和绿色出行。马路上,汽车、单车、行人可能会互相威胁,当选择不同则角色切换,可见强弱是相对的。悦行者相信:每个人都天然地拥有平等行走的权利,友善城市合理通勤应兼及效率和公平,提供多元选择和基本安全保障。

蒋平,国内知名业余自行车手,国家自行车一级裁判。目前专注于公共单车、自行车培训、自行车比赛的文化推广。他的理想是构建“一座城的自行车梦想”。2010年,蒋平与旭日公共单车合作,涉足公共单车行业。环保健康的公共单车是城市交通大动脉的最佳补充,但实际推广并不如意,经营入不敷出,市民多有微词。究竟公共单车项目应如何更舒适地“落地”呢?

—拜客沙龙—线下分享交流的互动平台,主题多元,呈现360°单车君真实面貌,单车也不只是单车。培育新单车文化认同感——环保、时尚、健康、自由的生活方式 拜客广州的使命:引领广州成为单车友好的城市拜客广州的愿景:让生活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