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交委发布互联网自行车发展评估分析报告


图:2017/05/深圳市互联网自行车发展评估分析报告
悦行城市注意到该份报告提供了以下数据,显示了共享单车带来的出行进步:
1.每天259万人次骑共享单车出行  
截至今年3月底,在我市投放互联网自行车的企业有7家,注册用户量超1052万人,投放车辆超53万辆。互联网自行车日均使用量259万人次,单车日均周转率5.4次,日均骑行总里程502万公里。
  使用群体每周出行6次以上的约占34%;出行3-5次的约占32%。使用群体主要出行目的为上下班,约占50%;其次为休闲健身,约占29 %;购物娱乐约占12%。
  2.近一成共享单车用户放弃开车  
互联网自行车扭转了过去近20年慢行交通分担率逐年下降的趋势。我市自行车交通出行分担率由2015年的8%提高至目前的10.7%,慢行交通分担率由53%提高至54.1%。
  全天接驳轨道/常规公交的出行量约123万人次/日,约占日均骑行总量的一半。共享单车高峰期基本与轨道、常规公交呈现的双峰型分布特征相吻合,最大高峰小时18:00-19:00,其使用量约占全天使用总量12%
  约9.8%的互联网自行车使用群体从私人小汽车转移而来,日均出行量约21万人次,全年可减少小汽车行驶里程约7.5亿公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10.9万吨。
  3.非法载客电单车减少上万台  
而且,互联网自行车弥补了部分公交服务薄弱区域的空白,有效压缩了非法载客电单车的经营空间,每日放弃采用载客电单车出行的用户量约21.2万人次,可减少约1万台载客电单车。西乡-坪洲片区、桃园-大新片区、白石洲片区、上下沙片区、上梅林片区和东门商圈片区,过去都是非法载客电单车比较严重的区域。现在这些片区非法载客电单车基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这些区域都是共享单车投放最集中区域。

悦行城市十年前愿景变现实:摩拜、OFO和小鸣等共享单车风头正劲

摩拜,这款共享单车最初进入深圳的时间是去年10月国庆过后的半个月,之后各款小黄车(OFO)和小兰车(小鸣单车)等等共享单车雨后春笋般出现。这一共享经济下的新事物,正如悦行城市在10年前所主张并预见:切实解决了很多市民“最后一公里”出行的问题,更以其便捷、环保等优势,直接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受到广大市民青睐,形成了一种席卷中国城市的现象级互联网结合实业的创新投资趋势,伴随新生事物同时出现的各种因为滥用滥停共享单车导致的城市乱像也必将倒逼城市管理和市民素质的双提升。我们始终相信:创意和商业,会带来最终解决方案。(本站综合评论)

资料:
2016年底以来,国内共享单车突然就火爆了起来,各式单车品牌,除了较早入局的摩拜单车、ofo外,整个2016年至少有25个新的共享单车品牌汹涌入局,其中甚至还包括电动自行车共享品牌。
这25个品牌包括:永安行、小鸣单车、小蓝单车、智享单车、北京公共自行车、骑点、奇奇出行、CCbike、7号电单车、黑鸟单车、hellobike、酷骑单车、1步单车、由你单车、踏踏、Funbike单车、悠悠单车、骑呗、熊猫单车、云单车、优拜单车、电电Go单车、小鹿单车、小白单车、快兔出行、摩拜单车。

轨+单车道=大鹏的天空骑行者

深圳大鹏半岛的海景和岸线资源之丰富,一到周末就吸引市区的人流车流往海边,而深圳是一个千万人口的城市,一到节假日,东部就异常拥堵,为了治堵,政府方面准备在东部修地铁,根据轨道规划,东部的地铁站建到小梅沙为止,为什么不再往前,建葵涌站,大鹏站呢?还是因为大鹏半岛地形复杂,山地多,不适合建地铁或者说轻轨,造价太高了。

后来比亚迪拿出了一个方案,在大鹏半岛建“云轨”。云轨是什么?其实是一种跨坐式单轨系统,车厢骑坐在单一轨道上,它的优点就是不用修很宽的桥梁,节省材料。其次胶轮系统爬坡、转向性能好,适合山区等地形多变的城市。山城重庆采用了这样的独轨系统:
优点是很多的:

缺点也是有的,因为它的路轨系统用的是胶轮系统,速度比轻轨慢,磨损比轻轨大;承载能力也显著低于轨道系统;因为只有一条轨道,电力回流需要另铺;道岔系统也更复杂。

目前云轨已经在坪山比亚迪园区试运行,线路是从员工宿舍到办公楼,我搜了一下资料,业界对云轨的评价普遍比较正面,不像巴铁那样很多负面消息,指责其炒作之声。一切都看上去很美,以比亚迪对研发实力和政府关系,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云轨将架设在大鹏半岛,穿梭在七娘山间,抬头是大海,低眉见山溪,嗖嗖穿林过,小鸟在窗外。

作为一个即将以大鹏为生活工作基地的人,幸福感满满。

突然,我想到了逃生系统,坐在云轨里如果发生火灾,怎么逃生?云轨据说是用电力+电池驱动,一旦发生火灾,乘客敲碎玻璃,发现自己孤悬枝头,跳出去会摔死。 轻轨因为是两条轨道,有宽大的路基,虽然也是身处高空,乘客破窗而出时有落脚之处。云轨的结构对于逃生非常尴尬,跳出去,摔死,不跳,烧死。

我又想到了今年厦门交通部门发布的空中自行车道计划,大家都知道,厦门有一条空中BRT道路,已经运营七八年了,我去坐过,很不错,但占据的城市空间比较大,在它下面增设自行车道,是个好主意,有利于结约使用越来越宝贵多城市空间,厦门的空中自行车道设计图是这样的:

截面图是这样的:

如果在云轨两侧挂上这样两条钢结构路面,等火灾发生时,乘客直接跳到自行车道上就行了,虽然有被自行车撞到的风险,逃命要紧。

事实上,空中自行车道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城市交通治堵方案,人们越来越认识到,自行车和机动车分道而行的方案越来越难,不如干脆把自行车弄到天上去,英国拟投入建设自行车专用高速公路网络,这个名为“天空行车”的第一期规划有10条线路,总长约220公里。自行车高速公路网从伦敦市中心往外延伸,整个公路网以高架的形式沿着建设在普通铁路的上空,约3层楼高。建成后线路每小时最多可容纳1.2万辆自行车。

云轨+单车道=大鹏的天空骑行者,这是一个好主意,1,解决了云轨的逃生问题;2,节省了空中自行车道的支撑系统;

谁能把这个主意传递给云轨项目的人?
(Text/Baixiaoci)

白小刺谈共享单车与悦行城市

文:白小刺
骑了一次摩拜后百感交集,很多人问我为何如此伤春悲秋,我只是想起了10年前的悦行城市计划,想起了当年和几个小伙伴啸聚在新闻路八马茶馆,商议在2007年深圳双年展上的公共自行车计划。
当时,国内还没有公共自行车,杭州的公共自行车次年才运营,我们当时已经想用现在的摩拜模式,囿于当时的技术和成本原因,方案不得实现,譬如:GPS寻车定位,无线POS机,贵得吓人,我们用不起。我们2007年深圳双年展上的公共自行车计划【悦行城市】最后用普通POS+IC卡的方式来记录自行车的租赁状态,每天晚上需要下行数据到电脑上、非常繁琐,管理也需要大量人工辅助,虽然众多志愿者众多但搞得人困马乏。
现在风来:一切都具备了,有服务器云,有便宜到几毛钱的GPS新片,有二维码技术,有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机。非常希望摩拜迅速成长,迅速成为绿色出行领域里的巨无霸。
发几张照片缅怀一下当年:

图1,李程、我和朱磊(当年我竟然是个胖子!!!李程看上去还很帅,朱磊的帽子现在还戴着吗?);

图2,公共自行车站,现在摩拜连这个都取消了(这款自行车停车架至今还在华侨城服役);

图3,我设想的IT架构,当时没有实现;

图4,华侨城公共自行车平面图;

图5,当年使用的POS机;

图6,我们向厂家定制的自行车,损坏率很高,现在摩拜使用了笨粗式设计,实心轮胎抗操(这个在我们当年茶馆的讨论方案也有),鲁棒性高,这是对的。

图7,我们经常聚首的八马茶馆,里面还有悦行成员徐帅和孔雁;

图8,当时最风骚的经济观察报给我们的整版报道。

图9,现在的我和摩拜车

悦行STRiDA社区店&井盖咖啡馆终止营业

敬告:
悦行驿站STRiDA社区店-井盖咖啡馆已于2016年3月正式终止营业,重新营业时间待井盖新店址确定再做通知。
为了不让再次登门的井盖顾客失望,井盖咖啡馆原址将由我们挑选的继承者继续类似业务,新店名叫做“一间小酒馆”,井盖原状基本得到保留。
感谢两年STRiDA和井盖的顾客们,不便之处、请原谅。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
——————————分隔线——————————
附图:井盖的露台(水彩/李程)

厦门主张单车路权:拟建空中自行车专用道

厦门的做法值得点赞

Xiamen bicycle advocates the right of way: the proposed aerial bike lanes.
近日厦门市规划委、市市政园林局在市行政服务中心召开厦门第一条全程高架的自行车专用道示范段规划——云顶路自行车专用道示范项目征求意见会。
根据规划,云顶路自行车专用道示范段以BRT洪文站作为起点,最后终于BRT县后站,全长约7.6公里。将在BRT桥下建起两条高架,分别都是单侧单向两车道。在这两条高架上,机动车、电动车、行人一概“被禁止”,只有自行车才能在上方骑行。在BRT桥下方架起自行车专用道高架桥,独立路权,不再需要与行人、机动车“抢道”,市民可在桥上畅通无阻地骑行。根据规划,部分BRT站点的楼梯、人行天桥均能成为专用道的出入点。
相关负责人透露,未来还将结合市民骑行需求,陆续开展岛内外其他区域自行车道的建设与完善工作。

厦门计划中的自行车道


悦行评论:
经济发达了,城市的道路越建越宽,可是,留给自行车行走的道路却相对来说越来越少。和其它中国城市通病症候一样,厦门现有的自行车道大多设在人行道上,不仅和行人、电动车混杂在一起,甚至还有违章停车挤占这条自行车骑行的“绿道”。此外,一些路口没有设置缓坡供自行车下行,自行车道上还常有行人和逆行的自行车、电动车出现,也给顺畅骑行造成困难。一些公共自行车站点不仅被电动车“塞满”,有的还成了私家车临时停车场,部分站点则被摊贩占领。而在自行车专用道上,各类“僵尸车”又成了“拦路虎”……虽然国外已有,但国内肯这么做实事的政府还是太少而非太多。厦门政府及交通决策部门充分考虑优化城市道路资源,更好地去完善自行车道的设施,与城市公交系统,乃至其他城市交通设施进行“无缝对接”—厦门的做法值得点赞!

他们去哪儿——STRiDA跨境第一季

当五颜六色9款STRiDA在深港边界疾驰穿梭出没,路人纷纷驻足回眸——他们去哪儿?

对,这就是在刚过去的周日、复活节假期结束前一天,悦行驿站·井盖单车咖啡馆组织的首深港次跨境骑行的街头情景。
一行9人,五女四男,早上9:30从新闻路悦行驿站·井盖单车咖啡馆出发,骑车沿新洲河南下、经福强路新造的绿道公园抵达福田落马洲口岸。在众人惊诧的目送下,我们有条不紊地将车身瞬间折叠、推着自行车过海关,推着自行车上港铁车厢……春光易逝,夏日降临,人间四月天、正负20℃的体感温度,且骑且珍惜。
​在大埔墟集市上蔡澜认证过的鸿发牛杂鱼蛋进午餐(人均消费30港币甚至还包含一杯正宗的冻柠茶),然后沿着大埔墟海滨公园舒适怡人的单车路径骑行约5公里:海天一色,沙鸥翔集;转汀角路,骑一段大约1公里的城市道路经过凤凰卫视基地和美心糕点工厂,又回到单车专用路一直骑到大美督,最后的一段路程通往大海中央,在一般湖水一半海的地方适时停下、在堤岸躺下小憩、听听音乐和同行者聊聊天也是极好的享受。
不要忘记提醒:骑行到大美督,士多店李的甜豆花一定值得尝试一下、清甜可口!

快乐,其实就这么简单!STRiDA让我们更容易地带车出行、抵达城市每个角落—这就是悦城市愿意推荐给你的一种生活方式。

井盖单车咖啡馆.悦行驿站
沙龙地点:新闻路景田路口往西150米路北 井盖
营业时间:每天中午12点到晚上12点

STRiDA跨境游香港召集


你坐飞机去香港,你坐火车去香港,你坐大巴去香港,你曾骑着自行车去香港吗?
悦行驿站·井盖咖啡馆将在4月的第三个周日组织一次跨境骑行。
我们将推着自行车过海关,推着自行车上港铁车厢,不要太在意边检雇员的目光,春光易逝,夏日降临,且骑且珍惜正负20℃的温度。
我们的午餐是大埔墟集市上蔡澜认证过的鸿发牛杂鱼蛋,然后沿着大埔墟海滨公园的单车路径骑行4公里,看海天一色,看沙鸥翔集;然后转汀角路,骑一段大约1公里的城市道路,又会回到单车专用路上,还是在海边,一直骑到大美督,最后一段路程是一条直通往大海中央的大坝,还记得摩西带领犹太人民出红海的故事吗?STRiDA带领你劈波斩浪。
你需要准备:一本带有效签注的港澳通行证,一辆STRiDA。
首次骑行人数控制在10人左右,请大家关注本账号,直接回复报名。
报名格式:“报名+姓名+手机号码”。报名之后在刷下面的二维码加入交流群,直接答疑。


很多朋友说,STRiDA太高大上,价格有点贵,暂时还买不起,是否可以考虑出租?
悦行驿站也在考虑这件事,仓库里的STRiDA都是新车,新生儿肌肤一样的烤漆,还真不太舍得用来出租,车轮一沾地,就变成旧车,没法卖了。
怎么破?
一边是小伙伴们的悦行需求,一边是股东利益和商业考量。
这么破。
我们提出了一个“限量版出租计划”,用三辆陈列的样车加上库房两辆全新车组成悦行驿站出租版的STRIDA车队,提供给悦行小伙伴。
我们制定的规则是这样的:在我们的悦行驿站POS机上刷4500元的信用卡预售,租金标准:24小时内300元,12小时内200元,6小时内100元。
所以,还没有拥有STRiDA但也想参加这个周末香港骑行的朋友,除了港澳通行证之外,还需要准备一张信用卡。
有租车需求的朋友,在STRiDA骑游微信群里直接提需求,群二维码如下,只有五辆STRiDA可以出租,请光速报名,手快有,手慢无。
骑行时间定在下个周日(四月二十日),稍后公布租车和出发时间。

井盖与文化【1】:由井盖读懂日本

以下文章为本站转摘:
在我们这儿,井盖好比是城市的裤裆拉链,有的只是功能意义上的遮羞,谈不上任何形式上的审美,而且还常被破坏分子偷偷揭开。相比起来,一些国家的井盖就要有趣许多,比如日本。在日本的每一座城市、每一个小镇都有着独一无二的井盖,图案设计五花八门,虽然是小小方圆,日本各地政府都绞尽脑汁为井盖大做文章。据说全日本有1540种图案不重复的井盖。于是,“寻找不一样的井盖”也成了日本旅行中的一大乐趣。
有多少故事,就有多少井盖在日本,井盖简直是一座城市的名片。上面的图案会告诉你这个城市什么最著名,什么最好玩,或者这座城市的历史故事。在日本1780个自治市里,就有95%个城市采用了设计独特的井盖(其余5%则套用现成的模板)。其中约一半以上都是采用植物、树木、官方花卉作为图案,另外,动物、鸟,以及名胜美景、历史故事也常被作为设计题材。

比如,作为历史名城的大阪是赏樱的热门地,大阪的井盖上描绘的就是樱花怒放的盛况。富士山脚下的静冈县有着数十种以富士山风景为主题的井盖设计,有富士山和樱花的组合,也有富士山和漂亮姑娘的组合。长野县有一条富有北国风情的街道,被评为古建筑保护群,他们的井盖上就是小桥流水、古楼林立。京都和奈良是千年古都,井盖则自然以数不胜数的寺庙、神社为题材,不仅画面构图妙趣横生,创意构思也非常有趣。在奈良还有一组“寓言故事”的主题井盖,就描述了以前的人们如何开掘温泉,享用温泉的故事。有的地方还将土特产或手工艺品作为设计图案,比如北海道函馆市盛产墨鱼,井盖上就是三只跳舞的墨鱼娃娃。饭田市盛产苹果,井盖上3个红艳艳的大苹果,让人一目了然。
 我见过的井盖中,难度最大,要数雕刻传统仪式或庙会的。古河市的井盖图案是每年夏天举行的焰火大会,直径60厘米的圆盖上既有海滩、游船,又有各色焰火,刻划入微,光是颜色有7种,如此花哨的井盖简直堪称一绝。最有趣的是将漫画人物做为城市代言人的井盖。创作名侦探柯南的漫画作家出生于大荣町,是当地人的骄傲。据说井盖上的柯南就是作家亲自设计的。
最难得一见的,是临时发行的纪念井盖。比如,1990年的“万国花卉博览会”在大阪举行,当年的井盖设计就是几个花仙子飞舞的样子,十分可爱。
日本井盖,细节细节再细节  日本人细节起来,能让人抓狂。看似平凡的小井盖,到处都是细致入微的考量。

  比如花纹的禁忌。据说井盖图案的设计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一般来说,日本井盖不可采用真人图像。无论多么引以为傲的伟人,被踩在脚下恐怕也有些失敬吧。同理,虽然名胜古迹常被使用,但国宝级的神社或寺庙却很少出现。
除了图案的设计,日本井盖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优点,比如,在很多国家,井盖是城市的一大噪音源,因为井盖和路面贴合不紧,使得车辆压过井盖时会发出难听的噪音。但是这一问题在日本得到了很好地解决。在20世纪70年代,由于市民对噪音的抗议,制造商改进了井盖的造型,将原来的圆柱形该成了圆锥形,及将厚度方向的垂直面改成一定倾斜角度的斜面,这样增强了与路面的吻合度,成功解决了噪音问题。
不同形状的井盖用途也有区别。比如消防栓的井盖大多是方形,上面刻有消防队员的卡通图案。不同的花纹还有利于明确各行政主体的管辖范畴。市和区、町各级别政府管理的下水道,在井盖上分别采用市花、区花、町花,一旦需要维修,立刻就能识别责任主体。如果是私家用地的下水道,则会在井盖上标有“私”字,以示区别。
日本是个自然灾害频繁的国家,住宅区附近都设有“紧急避难场所”。有的避难所周围的井盖上,除了用箭头指示方向外,还涂上颜色,黄色箭头表示离避难所200米以内,红色则为100米以内。最近,有些地区还在井盖上装上卫星定位系统。像这种“路标”功用的井盖在东京都也能看到,这些井盖中间刻有四四方方的菱形,菱形的4个角分别写有地名,为路人指示前进的方向。也许是东京容易让人迷失吧,连井盖也充当了向导。
我和一日本朋友聊天时还突发奇想,或许可以发行一套以“日本井盖”为主题的玩具或者文具,说不定能受到井盖粉丝儿们的追捧——日本不少年轻人热衷于收集井盖图片,类似于我国的文艺小青年们在豆瓣上发布一个召集令,组织以井盖为主题路线的城市暴走计划,寻宝一般,找到一个拍一张照片,最后一定要在网上晒出来分享。但要收集齐全1540多种不同图案的井盖照片,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链接:日本井盖发展史 日本东京有一个半官方的“井盖协会”,是由32个公司组成的,专门负责保护及研究全日本的井盖的机构。根据他们的研究资料表示,设计并制造这些时尚个性井盖其实是近现代才有的事。日本虽然早在2200多年前的弥生时代就出现了第一代“排水及灌溉”系统,但现代意义上的“下水道系统”是直到19世纪在外国专家的协助下建造的,在当时,这种简单圆形设计的井盖被广泛地使用,也就是现在所看到的造型。
到19世纪50年代末,东京等大城市的工程师改善了井盖的表面纹路,增加了一些凹凸图案设计,当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增加防滑作用,因为在梅雨季节,摩托车、自行车在井盖上滑倒的事故屡有发生,而增强表面摩擦力不仅很好的解决了问题,还更加美观。所以这些工程师把这样的井盖带到了其小城市和地区,所以至今在一些小城镇里还能看到写有“东京设计”或者“NAGOYA设计”的井盖。但是“在井盖上使用漂亮图案”这一优良传统是在19世纪80年代,由一个叫Yasutake Kameda的日本人开创的。Yasutake Kameda是当时日本国家建筑事务所的一名建筑设计师。在那时,日本的城市下水道系统和现在的中国情况类似,成本昂贵,却毫不显眼,为了让这项庞大的“政府工程”受到更广泛的民众关注和普及,Yasutake Kameda想到了“让井盖表面更加视觉化,更加吸引眼球”的主意,因此,他鼓励各个城市、乡镇和农村自行开发具有本地特色的井盖设计。渐渐地,个性井盖在全日本流行起来。直到今天,还出现了很多的“井盖粉丝团”,他们成立自己的组织、网站、论坛,其狂热不亚于对动漫、流行音乐的追逐。
来源:新华网作者不详

城镇化国际论坛 悦行城市获邀落户大浪

        欧洲城镇化的发展过程中,有一条贯穿始终的“多样性”脉络,从而拓展出村、镇、中小城市、大城市鳞次节比、各显千秋的城市生态系统。同美国城市另起炉灶不同,欧洲的城市化进程既需要尊重厚重的文化传统,又必须在传统之上寻求创新,而这也可为中国的城镇化提供参照。

        大浪是中国城镇化进程中的典型的工业型社区,同时又是移民社会的典型代表,双重身份的大浪在城镇化的过程中担当着一个异常重要及艰巨的角色,为提升大浪辖区内自行车运动知名度,宣传“时尚硅谷,生态大浪”社区文化特色,同时提升当地青工归宿感,幸福感,论坛以“第二届大浪自行车活力周”为契机,引各方专家学者,从城市更新到社会建设,共同为大浪及中国的城镇化发表意见,共看中国城镇化未来。参与本次论坛的嘉宾包括大浪办事处政府代表、港铁及其他企业家代表、来自本地、北京以及欧洲各国的学者代表、民间组织代表和青工代表。李程作为社会企业悦行城市的代表应论坛主办方邀请出席了会议,并籍论坛提问与与会者交流、更获得大浪办事处潘芸书记表态欢迎注册落户到龙华新区大浪街道。本次论坛主办单位为好人好事社会企业。

      论坛精彩观点摘录:
 
        “明确的共识应该说在这次论坛中已经形成:1)青年是财富而非麻烦,2)大浪是一个未成型城市、是正在城市化进程中的新城镇,给人启发的是这里有敢作为的政府、并因为各界在建设公民社会的努力而有可能由”后发”成为”先发”,从落后变为先进!”
                                               -张幼云 北京,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主任,曾为邓小平会见撒切尔夫人担任翻译
 
        “大浪淘沙,青年是金!有公民社会才有真的好城市。”
                                                   -李津逵  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城市化研究所主任研究员